<ruby id="6fx1y"></ruby>

            當前位置

            QQ頭像 > 頭像教程 >

            男人一朵花是什么歌(男人三十一朵花下一句)

            不知道大家聽沒聽說過那首敘利亞民歌《你呀你呀》:“姑娘你好象一朵花,美麗的眼睛人人贊美它 。姑娘你和我說句話,為了你的眼睛我到你家 。你把我引到了井底, 割斷了繩索就走開啦 。你呀 你呀!”

            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還是在大學的時候,那是一位美麗的女孩子唱的。不知道是這首歌好聽,還是那女孩子漂亮,從此我就愛上了她。

            這位女孩之美不是我用筆端能形容的,她盡管很少承認自己的美,但是,卻經常用自己的美吸引目光。那些老外喜歡她也就罷了,因為她的美似乎更能符合他們的審美觀,可是,有些中國人也喜歡,甚至我聽說,有些人在解放前就開始喜歡她。我一直納悶,她看起來那么年輕,難道那個時候她也如此光彩四射?

            如果漂亮就會贏得羨慕,如果丑就會受到批評??墒?,老有些人告訴我,這個女孩子是個壞東西,是個害人的東西??墒?,但無論他們怎么忽悠,從來沒有見過這么漂亮的女孩子的我,不管它吃不吃人,仍傾心向往之——老虎闖進我的心里來!喜歡女性之美是男人的一種天性,天性難違,這就是那些怕我學壞的人的悲哀!對這個女孩子的向往也許是人的一種天性?

            怕我學壞的人一直都在論證“漂亮女孩子是老虎”這個命題。沒經歷過女人的我,見識了這個女孩子的風情,就如那個第一次見到女人的小和尚樣,覺得這個讓你隨便說話讓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女孩子,真她媽的可愛!如果她是老虎也愿意被它咬一口,說不定不是呢?那樣豈不快哉?!

            然而就在我熱烈追求她的時候,忽然被棒打鴛鴦。怕我學壞的人不但利用我家的左鄰右舍把她描繪成一個十惡不赦的放蕩女人,而且還把我關在了家里,并且把一個涂抹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塞進了我的房間。我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很符合怕我學壞的人的審美標準,聽話,極其的聽話,是標準的賢妻良母。我不得不屈服,然而,就當我想跟她上床的時候,我發現,她光鮮的外衣下身體早都爛透了。我對著外面喊,我不要這個女人,可是沒有用,我發現我和這個女人的合照早都登在各大報紙上了,看起來,我們是那樣的高興,那樣的和諧。

            既然如此,你們說好,讓我跟她過日子也行??墒?,當我到了晚上熄了燈,我更痛苦的發現,她不僅爛,而且還是個不一般女人。跟我的知識概念里的女人完全不是一個概念,她完全不懂男女之間需要相互愛撫,上來就把我按到床上強奸了。

            跟可惡的是,她不準我思考,不準我真實表達,她似乎信仰某種宗教,好斗,易怒,不允許人家說我們家一點壞話,我的一切她都要做主。她狂熱信仰一個并不存在的美好社會,喜歡和人斗、和天斗、和一切不與自己主意相同的人家斗,處處與我愛的那個女人作對是它的愛好。

            她喜歡自我封閉,不與人來往,人為使我們家庭停滯甚至倒退用一個詞來形容:無知無畏,敢與人斗就是本事?又不是真正的敵人,為什么不想法發展關系卻總是想著斗?瘋了?

            這些年,我一直想著那個美麗的女孩子,她也總在我家門外出現,依然那么美麗。我懷疑她是不老的,要不為什么解放以前就有人喜歡她?因為我知道,怕我學壞的那些人以前也是喜歡她的,只是后來不知道為什么不喜歡了。

            我從來也從不相信一個男人在芙蓉姐姐和劉亦菲之間會選擇前者。物以稀為貴暫且不說,我們天天好好學習好好工作為了什么,一個字----好!好分開是女子。人都是喜歡好的事情好的東西,每個人都有優缺點,不要覺得自己有才或者有財就是王者,也不要覺得自己有錢有色貌就是女皇,武則天還有腳臭何況你一普通人?可是,我家里這個女人不同,她盡管滿身臭氣,還的叫我天天喊愛她。

            可我真的不愛她啊,可是我不敢表達,因為我已經習慣了不表達,況且那些怕我學壞的人也不讓我表達。即使我有機會,我家的這位也是天天拿著搟面杖,我不敢啊。

            最近幾年,我家賺了點錢,家里裝修也漂亮了,添了許多親家具,可是這些都與我無關,我還是每天兩碗粥,還得為這個女人做許多事。這女人穿的越來越漂亮了,有時看著甚至比我心中的她還漂亮。她也經常把我拉到門口,然我對別人說,你看我家多富裕?家庭多幸福?夫妻多恩愛?

            我有次偷偷的問過那女孩子,你把我引到了井底, 割斷了繩索就走開啦 。你為啥呀?她笑了,我也喜歡你,可是,我現在救不了你,你家的女人看的太緊。要不,你自己想辦法爬出來?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爬上去,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敢不敢爬上去?

            美麗的姑娘依然在門外,幸福暫時還不會到來。但是生活還的繼續,我和那個衣著光鮮的女人的幸福生活還得表演著。

            這種幸福已經叫我感恩戴德了,因為跟我在一間屋子里的女人把我的一切都操辦了,那么我干什么呢?上網,上網也許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了,因為我甚至沒有權利做夢,因為跟我一間屋子的女人不允許我夢見那個漂亮的姑娘。

            文/天佑中華A

            文章來源: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33685466/

            上一篇:臨摹素描頭像 下一篇:沒有了
            东京热黄色网站

                      <ruby id="6fx1y"></ruby>